腾讯创始人张之洞提出“科技是好的”。人工智能时代的互联网公司不仅能赚钱。

看一篇文章“腾讯创始人张之洞:在信息过载的时代,科技怎么会好?”“,挺有感情的 这是从腾讯管理层退下来的前首席技术官张之洞在腾讯研究院主办的“科技为善”研讨会上的主旨发言。 这篇演讲的要点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的手机上网也带来了健康过载、信息过载和人际过载的问题。 他认为问题并不可怕,关键是是否有能力处理和积极激励 他还认为用心解决社会问题和开发产品之间没有矛盾。 在他的演讲中,他引用了“国王的荣耀”的产品设计来防止孩子们沉迷其中,这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微信使用产品设计和技术手段来防止那些初级网民在反驳谣言时被欺骗。 张之洞在演讲中说,三年前我离开腾讯的管理团队后,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观察技术对社会的影响。 从专注于技术开发和产品设计的首席技术官到观察技术对社会影响的“旁观者”,张之洞比产品开发人员头脑更清醒。 这可以帮助腾讯在前进的道路上不要偏离社会、道德和法律体系太多。这是开发技术和研发科技产品的最大价值。 张之洞能想到这个问题,我并不奇怪。 这让我想起了2011年4月,潘志新和张之洞先生一起去了杭州西湖。几个小时以来,他脸上总是带着睿智的微笑和善良的佛陀。他是真正的中年佛陀。 “科技为善”是一个口号,也是一种能力。青岛今年冬天的烟雾非常严重。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北京能控制烟雾,但是沿海城市青岛的烟雾越来越严重了。 雾霾本质上是经济发展和环境恶化之间的矛盾。 在由工业和制造业主导的经济模式下,烟雾与国内生产总值一起产生。 2017年冬天,北京雾霾的减少是一系列因素的结果,包括北京周边200公里内的高污染工厂和车间完全关闭,河北等地农村地区集体禁止燃煤供暖,以及大量农民工离开北京。 这一系列措施让北京的蓝天重现,但也关闭了周边地区的许多产业、制造业和小工厂,降低了这些员工的收入。 换句话说,河北、天津等地为北京的蓝天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青岛是山东省的地级市,也是一个工业和制造业大城市。 有数百家高污染企业,涉及900万人的就业。 青岛只能将青钢、海晶化工等污染严重的大型企业迁出市区,但距离青岛市只有几十公里 邻近的潍坊和高密也是大工业城市,它们与青岛有着等级关系。青岛不能关闭国内生产总值和就业来源,也无权关闭邻近城市的工业。 没有钱或财政资源来补贴周围农村的煤制气取暖。 因此,成功控制烟雾的先决条件是放弃工业和制造业,城市必须为此做出牺牲。 如果我们说控制烟雾是“科学技术好”,显然“好”不是口号,而是一种能力。 只有像北京这样有足够能力(资本、资源和声音)的城市才能实现“科技是好的” 像青岛这样的城市只能眼睁睁看着雾霾越来越严重。 腾讯研究院发起“科技好”是可行的,因为腾讯拥有1亿元的日净利润、10亿用户和足够的思考“科技好”的能力 此外,面对儿童和老人等没有自我控制和识别能力的新网民,腾讯需要为其所有游戏、信息、社交网络、社区、电子商务和支付服务承担社会责任。 有张之洞这样的“旁观者”为腾讯的大船“挖洞”真是非常幸运。 这些与社会、道德和法律相关的问题就像隐藏在海底的“冰山”。甚至坦桑尼亚的坦尼察也不能幸免。 此外,随着科技互联网的发展,社会、道德和法律的变化要慢得多,这增加了危险。 在人工智能时代,更有必要“从科学技术中获益”。除了张之洞提到的科技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发展带来的“健康过载、信息过载和人际过载”之外,人工智能现在和将来还会带来更多的问题。 如果互联网和科技企业只关心利润,它们带来的危害远远大于烟雾对国内生产总值发展的危害。 几天前,一个宝藏被工业和信息技术部追究责任,因为它没有明确地向用户提供个人信息来收集。 标题也被认为是收集和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责任。 显然,在人工智能时代,互联网业务的发展与人们的隐私之间存在矛盾。 2017年6月正式实施的《网络安全法》对个人隐私信息的获取和使用做出了明确规定 但是如何更好地实施这些规定呢?工业和信息技术部不可能检查每个应用程序的权限和获取用户信息的方式。首先,企业要自律,理解“科技好”的原则 一群朋友在微信群中发了两张截图,显示在给自己拍照后,他们被推荐到一个手机信息应用程序上,其中有一条信息与他们头上戴的饰品完全一样。 他被这样的“人工智能”震惊了:“手机信息应用程序知道我拍了哪些照片?” “如果手机信息应用程序真的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扫描手机相册,并在机器阅读图片后推荐信息,那真的会让每个手机用户感到不安 除了个人隐私问题之外,在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时代,无人驾驶汽车会在行人或乘客过马路时保护他们吗?如果是人类在开车,我想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判断。 作为一台机器,它如何判断?许多网民看到美国波士顿电力公司的机器人时感到震惊,这些机器人可以轻松地执行人类可以执行的跳跃、翻筋斗、跑步等动作。 他们担心一些公司会制造用于攻击的杀人机器人。 未来,当人工智能福利彩票双色球18030预计流行时,科技发展与社会、伦理、道德、法制之间的矛盾将越来越多。 “科技是好的”应该是每一家科技公司的“座右铭”,因为当科技产品具有智力时,监管者不能用详细而全面的规则来约束它们,他们只能依靠企业的自律。 发展科学技术的目的是让生活更美好,而不是产生令人窒息的烟雾。 企业不应该为了利润而不顾一切地做产品和研发,而应该始终以“科技为善”为目标,否则其不良后果将比烟雾严重一万倍。 当时,我不禁想起1999年谷歌创始人提出的“永不作恶”的企业宗旨。 不作恶不仅是谷歌的承诺,现在也应该写入每个科技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和核心价值观。 最后,我还呼吁每一位读者分享这篇文章,让更多的科技互联网公司能够思考如何“科技是好的”,以及如何在赚钱的同时不做坏事。 (结束)

发表评论